防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运营商浅尝自主权政府退做天使投资

发布时间:2020-02-11 06:42:12 阅读: 来源:防爆泵厂家

运营商主动“革命”

21:电信和网通刚刚签订一个南北互不进入协议,这似乎有违最初国家鼓励竞争的原则,是什么促使他们签订了这个协议?这会给电信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陈金桥:电信运营商之间竞合协议的签订,不能简单断定它在走改革的回头路,或者重回垄断,也不能简单说对消费者形成多么大的影响。

我有三点基本判断:第一,在特定的市场下,在既有的改革成果下体现一个新的竞争趋向,即所谓的竞争合作在某些领域展开。某些领域的竞争在新技术的冲击下趋于无效,需要寻找新的道路,所有的运营商都知道,现在靠单一的网络、单一的手段是没办法打天下和主导市场的,中国移动也如此,网通和电信的协议是新竞争形势下相对弱势市场主体的一个现实选择。

第二,它会使得我们产业界全面思考,尤其是政府部门以及产业链去思考,在新技术环境之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竞争?基于设施的竞争有效吗?引入增量的同质竞争是否有效?同资和同质的、同样技术水平、同样业务的,或者类似价格手段的竞争模式是不可持久的,未来必须要考虑新的方向。

第三,短期内排斥竞争的合作协议只是暂时现象,不会持久。因为可以断定所有运营商目前的市场位置都是暂时的,包括电信和网通、移动和联通,它们的位置处于变化当中。我们必须强调,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真的出现比较明显的、由于企业履行协议出现明显的反市场行为,尤其对其他市场主体的平等接入、互联互通以及消费者的选择权、知情权、平等交易权等造成实质性侵害,那么政府部门和行业管制机构应当进行选择性干预。

史炜: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互相划分势力范围,其实这就是一个利益格局演进的过程,不必引起过高的重视。

2006年底,诺基亚和西门子的设备业务合并,之后爱立信进行业务部门重组,全是业务的合并,而不是以往的公司并购,很多合并都是针对中国市场,这使中国的一些设备制造商变得非常被动。为什么政府没有出现干涉?因为电信业的市场已经发育到了由企业说话的时候了。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觉得简单极了,这一年内,几大运营商之间私下的协商、谈判做得非常深了,非常好,这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以前政府背着很沉重的包袱,这种包袱现在应该卸掉,让企业自己说了算。

21:这次两会上有人大代表提出“发展TD不要过分依赖政府和行政手段”,这是否说明TD也到了“由企业说了算”的时候?

陈金桥:这种意见当然有些偏颇,但也启示我们去反思政府产业政策的有效性问题。从国际经验来看,政府的直接扶持往往在研发、标准形成等产业化前期阶段,即“天使投资”。

研发阶段是最有公益性的,如果这个时候标准不开放,就没有更多的厂家加入起来,不能迅速形成产业能力,所以需要政府来引导带动。但是,这个阶段一过,政府就不是主要的驱动力了,就应该“企业说了算”了,要靠运营商、靠市场需求来解决,靠整个产业链拉动,那时直接的行政手段作用不大,间接的宏观调控手段其效益也会衰减。

垄断不是改革关键

21:两会期间,大家对TD标准产业化、电信资费改革、电信重组等相关内容都非常关注,你们怎么看待中国电信业今年的走势?

史炜:今天电信业在中国已经由过去的改革先锋体系,变成现在的收获体系,跟石油、民航、金融等其他产业相比,电信市场化程度和体制创新的程度是最高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今后国家已经不会把电信业的问题当成核心问题。最近国家出了很多的报告,谈到垄断行业的改革,把电信都放到很靠后的位置。

21:你们认为中国电信业下一轮改革的重点是什么?

陈金桥:电信产业改革迄今已经进入第13个年头,目前还不能整体评价电信业改革的成败。现阶段还有更多深层次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说技术升级、产业融合以及有效市场竞争格局等问题。

史炜:具体来说,重组只是这个新阶段改革的一部分,还有法人治理结构、薪酬体制、期权期股、开放过程中的法律体系等问题,再深层次的问题比如如何建立法律机制的准入制度以及转售业务等。

21:新的深化改革具体应如何实施?

陈金桥:从全球趋势和国际经验来看,现在传统电信行业已经进入平稳增长和平均利润的新阶段,未来可能进入低盈利阶段。

对于整个行业来讲,我觉得转型面临更艰巨的任务。过去,电信公众网主要解决“人到人”的通讯方式,语音业务是主要实现形式。但现在发现,“人到机”的通讯在公众通讯网内没有很好解决,而是通过专网解决,比如民政、水利、农业基本每个大的行业都是自己做的专网,很多甚至自己再建网,这是多大的资源浪费。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体制问题,也有国有电信运营商的运行机制问题。

现在各运营商都有较强烈的危机感,提出向“综合信息服务商”发展,这是主动出击的好事,可以化危机为转机。公众市场以外的行业市场是一大空白点,是下一轮改革和发展的重点,我们不能重复低水平、重复建设的老路,小的行业专网生命力不断衰退,必须与公众网进行对接,铁通是第一个转型的范例,但不意味着所有专网企业都需要走同样的道路。资源整合应该开辟新的道路,这个问题不比外资企业进入国内市场简单。

如何办理外国人居留证

深圳代理记账收费

工作签证出国

中山注册公司资本

代理记账税务

筹划税务代理

广州筹划税务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