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硅谷另一面日益激化的阶级矛盾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28:23 阅读: 来源:防爆泵厂家

硅谷另一面:日益激化的阶级矛盾

收入差距是硅谷居民与科技新贵矛盾升温的最根本原因。虽然硅谷是美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拥有着大量高科技公司。然而,如果抛开高收入的科技行业从业者,硅谷普通居民的收入并不算太高。以旧金山为例,政府数据显示,2013年当地人均月收入还不到4000美元,年薪不到5万美元。如果刨去美国高昂的税负,实际税后年薪或许只有不到4万美元。

大量低收入人群的存在是拉低旧金山人均收入的重要原因。旧金山市区面积狭小,仅有126平方公里,三面临海,布满着大小山丘,这里在历史上就是美国最为多元化和最具包容性的城市,聚集着大量流浪人群。即便在繁华的旧金山市区,也生活着诸多低收入人群;在最核心的闹市区,就存在着一个臭名昭著的田德隆区(Tenderloin)。这里到处可见卖艺行乞的乞丐,空气中不时会传来大麻的味道,盗抢犯罪案件多年居高不下。

与此同时,硅谷科技行业的平均收入却处在全美最高水平,远远超过非科技行业人员收入,更是旧金山中低收入人群的数倍。按照硅谷科技网站Dice的统计,硅谷科技行业雇员2013年平均年薪加奖金超过10万美元。而根据GlassDoor网站的统计,谷歌软件工程师平均年薪在12.7万美元,Facebook在12.2万美元,苹果在12.4万美元。

随着过去几年硅谷的创业公司热潮,风投资金大量涌入硅谷,美国风投活动正处在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诸多科技公司上市和创业公司被收购,都造就了数以千计的百万富翁。单是Facebook上市就有超过千名员工持股价值超过百万美元。而Twitter上市也给工龄超过三年的员工都带来了超过百万美元的股权。

随着科技精英们的收入急剧增长,硅谷的生活水平也在水涨船高,尤其是房租和房价成本。如今的高科技精英更喜欢居住在繁华热闹的旧金山市区。旧金山已经是美国生活成本和房价最高的城市之一,几乎与纽约的曼哈顿处在同一水平。在面积狭小的旧金山核心市区,一居室的租金已经从5年前的2000美元暴涨到目前接近3500美元的水平,甚至超过了当地居民的人均收入。

按照旧金山经济发展中心(SFCED)的统计,从2009年到2014年的五年间,旧金山平均租金价格上涨了68%。而房屋价格更是连年上涨,今年3月旧金山房屋价格中值已经高达93.8万美元,单是过去一年就上涨了15%。在美国经济迟迟未能走出衰退,住房市场整体尚未复苏的大背景下,硅谷地区的房价却在连年迅猛上涨。

在硅谷的其他地区,房屋租金和售价也同样在一路高歌猛进。在南湾的Santa Clara郡地区,一居室的平均租金价格已经从三年前的1300美元左右涨到目前的超过2000美元。而San Mateo和Santa Clara地区每年的房租和房价涨势都在15%左右。在硅谷最核心的Palo Alto,即便是再破旧的单栋房屋价格也动辄100-200万美元。

由于旧金山有租金控制措施,每年房租上涨比例有限,很多多年的租客一直都以极低的价格承租。举例来说,如今市场租金在3000美元的一居室,如果租客已经连续承租十年,其实际支付的租金可能只有1000美元。很多中低收入人群正是靠着这种保护措施,在房租价格高企的旧金山市区继续生活。

但随着大量高收入科技精英人群不断涌入,旧金山房租价格过去几年直线上升。在租金的诱惑下,很多房东都在通过自用或者转售房屋的借口,又称《艾利斯法案》(Ellis Act),迫使原先长期承租的房客离开,从而可以将房屋转租给高收入人群。按照地产公司Trulia的统计,过去三年房东赶走租客的案例增长了170%。在那些被迫搬迁的中低收入人群来看,硅谷高科技精英是逼迫他们离开家园的罪魁祸首。

多元化一直是旧金山最引以为荣的特征。同性恋和异性恋、高收入、低收入甚至流浪人群、各种人种居民都可以在这里共同生活。然而,科技精英的大量涌入,使得市区生活成本不断提高,即便是中产阶级都难以承担,大量中低收入者被迫迁出市区。很多人担心,旧金山会变成为和纽约、芝加哥一样的发达大都市,而丧失原先的多元文化特性。

而政府对高科技公司的倾斜态度也令中低收入人群感到愤怒。旧金山华裔市长李孟贤一直致力于将旧金山打造成全球创新之都,为了吸引科技公司从传统的南湾地区来到旧金山,他对Twitter等高科技公司提供了减免税收等诸多优惠条件。从实际效果来看,他对科技行业的招商政策发挥了作用,吸引了Pinterest等诸多创业公司从湾区迁到旧金山市区。旧金山也成为了硅谷实际上的创业创新中心,目前光市区就进驻了2000多家科技公司。

但在中低收入人群来看,收入丰厚的高科技公司本该为社会经济和地区财政做出更大的贡献,可这些最为富裕的公司却享受着政府给予的税收减免政策,实际上是加重了其他行业人群的税收压力,对普通民众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拥有巨额财富的科技新贵们,他们的奢华生活方式也引发了普通民众的反感;这种对科技富人的憎恨态度丝毫不亚于“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对金融富豪的痛恨。Facebook前总裁肖恩·帕克(Sean Parker),去年年底在加州著名风景区大苏尔(Big Sur)的原始森林举办了一场模仿电影《指环王》 的奢华婚礼。这场耗资上千万美元的婚礼却给森林植被带来了明显的损毁,遭受了外界的强烈批评。虽然帕克最后又被迫赔偿了250万美元,但这对身家数亿美元的他不过是不痛不痒的支出。

为了自己的出行便利,谷歌三巨头,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以及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甚至耗巨资在San Jose机场旁边新建属于他们的私人机场,专门用来停放私人飞机。甲骨文创始人拉里·艾利森(Larry Ellison)则是豪华跑车和帆船的爱好者。

缓解矛盾之道

美女旗袍图片

裸体美女

裸体美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