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前女友刘芳菲提供重要证据王益或被判无期-【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8:07:23 阅读: 来源:防爆泵厂家

刘芳菲

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

王益案被娱乐化背后,是一个非专业出身的秘书联盟如何在权力更迭中,依托其庞杂关系网培育漏洞百出、泥沙俱下的腐败温床

喜好热闹的王益,在北京秦城的独立监所平静度过了54岁生日。这一天是西方愚人节,曾梦想担任证监会主席一职的他,或未料到自己以娱乐新闻的主角收场。

两天前,2010年3月30日,王益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检方指控,王益利用职务之便接受周宏、李涛及王磊等人请托,涉贿折合人民币1190余万元。其中200万元贿款牵涉央视主持人刘芳菲,一名副部级高官的贪腐大案迅速演变为一条桃色新闻,曾权倾资本市场的“王大官人”由此占据了娱乐新闻的头条。

因为王益的坦言认罪,本应激烈的法庭控辩被浓缩在五个小时之内。而在法庭之外的博弈,已逾两年。

这是一起搅动资本市场的大案,以审计署针对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开行)河南贷款项目的审计为引线,中纪委专案组随后涉足深圳、上海、云南、湖南、河南、天津等地;期间经历了“涌金系”掌门人魏东的意外自杀,此后国金证券(600109)(600109.SH)原董事长雷波、银河证券原总裁肖时庆、宏源证券(000562)(000562.SZ)原党委书记李克军相继“落马”。王益案最终呈现于法庭的三名行贿人,其中金额最大的周宏与李涛两人均在太平洋(601099)证券(601099.SH)上市之前布局,应验了媒体对太平洋证券上市路径的诘问。

王益的成长历程,与众多落马贪腐官员并无二致,普通的家族身世、勤奋刻苦的青年时代,人到中年却利令智昏——尤其是其39岁成为证监会副主席(正厅级),用五年时间精心编织的能量场,在1999年转任开行副行长(副部级)直至2008年案发,一直对资本市场保持着隐秘而巨大的影响力。

王益的证监五年,亦是法庭上五个小时的罪责之源。

在资本市场里,无论是银行贷款,抑或上市增发,不同的融资通道均可谓稀缺资源。这些稀缺资源的分配,在现实中国体现为权力绝对主导。回溯王益经历的证监时代,这是一个交织着宦海浮沉、权力更迭的传统故事,以非专业的秘书联盟为纽带,可透视出一个监管体系的草创与革新,如何变形为漏洞百出、泥沙俱下的腐败温床。

王益及其涉案同僚的身后留下了一份“遗产”——证监体系的中国特色,即在行政效能上,更注重体现其审批权和执法权,其自我日渐强化的审批权和执法权最终成为寻租的温床,而对交易、查处环节的监管则处于缺失状态。继任者与司法者显然不应回避这份“遗产”,更不该以桃色蔽之。

王益认罪

3月30日的北京,春意初见,小雨润城。细雨中的北京市一中院,略显冷清,门口仅一武警站岗,既无警戒线和押解犯人的警车,也不见成群的上诉群众或被告家属。

法院大门外的电子屏幕显示,当日共有六宗案件开庭,王益涉嫌受贿一案不在其中。

未到上午9时,北京市一中院负责办理旁听证的人员告知《财经》记者,王益一案的旁听证早已被领取完毕。

审判庭设在仅能容纳16人的第22法庭。早在清晨,押解王益的警车和辩护律师许兰亭已在专车护送下,从北京市一中院的侧门驶入。当天的公诉一方共六名检察官,而辩护方仅许兰亭一人。王益的家属并未现身旁听席。

自2008年6月被“双规”,王益已近两年未曾露面,一直羁押于秦城监狱。此次庭审现场较之两年前的王益,鬓角泛白,金边眼镜后的眼眶发青,在灰色皮夹克的包裹下更显清瘦,独自一人立身被告席接受审判。

“王益进来时往旁听席看了看,但那里没有他的家人。”参与旁听的一名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庭审伊始,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指控王益收受贿赂1190余万元。审判长问及王益有无异议,王益淡然答曰“我认罪”,对全部指控表示认可。

王益收受贿赂总共为三大笔。第一笔受贿金额538万元,来自深圳市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涛;第二笔金额630余万元,由云南昆钢朝阳钢渣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周宏分12次提供,部分是经王磊(王益弟弟)之手;第三笔金额来自于“掮客”王磊(与王益弟弟同名),其在争取贷款时获得300万元好处费,分给王益30万元。

旁听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王益在庭审中陈述了自己职务的影响力、与相关人员的交往、贿款的来龙去脉等。“表述清晰,语速平缓。公诉人的提问穿插在他的陈述之中,一问一答,好像一场访谈。”

针对检方的指控,王益当庭承认:“这些事都属实,这是我利用直接权力以及权力以外的影响力,为他人谋取利益,我也得了好处。”

审判仅持续五个小时,未当庭宣判。下午3时许,辩护律师许兰亭拎提着不多的案卷材料走出法庭,去赶飞往河南的航班。

与此前媒体的猜测不同的是,王益案仅涉受贿一宗罪名,尽管有关司法材料显示其贿赂与证监会副主席一职的影响力,但法庭一概蔽之。有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王益为求免死,在被调查之后对司法机关极为配合,并拒绝聘请律师。而得以指定为王辩护的许兰亭律师,也无机会获得充足的卷宗材料。

两个王磊

王益的案发,与其任内的开行两笔在河南的贷款有关。

成立于1994年3月的开行,直属国务院领导,致力于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基础设施、支柱产业及配套工程的长期融资服务。2007年,这家政策性银行走到了转型商业银行的前夜,国家审计署、银监会借此向其分行下派工作组,进行了三个月到半年的审计调查。

在“延伸审计”中,河南一家企业抽取部分贷款资本金,以“融资奖励”的方式支付给北京一家房地产企业。其中有4万元流入开行前员工孟涛之手。

在王益任开行副行长时,孟涛曾是其秘书,这成为此次审计的重大突破口。据《财经》记者了解,孟涛此后下海从商,因上述“融资奖励”的资金额度并不大,并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不过,开行在河南的系列贷款,有两笔进入司法程序,其一:2007年,河南蓝天集团利用虚假借款合同及金融机构相关单据编造虚假会计资料、重复立项、虚假注资等手段骗取开行信用,获得贷款30.68亿元;在国有资产改制过程中违规操作,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在骗贷过程中,蓝天集团高管人员李向军涉嫌贪污300万元、开行总行处级干部胡汉成涉嫌受贿250万元。据审计署网站称,此笔问题贷款最终被“中央领导批示,中纪委立案查处,目前李向军和胡汉成已被刑事追究”。

2009年2月12日,同在北京市一中院,王益的同僚、开行总行处级干部胡汉成因涉嫌受贿550万元被押上审判席。一个月后被判处无期徒刑,胡现已服刑。

第二笔问题贷款同样发生在2007年,开行河南省分行违规向河南正和实业有限公司发放贷款3亿元,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为此通过虚列预算支出,向一家民营企业支付“融资奖”1625万元。审计署官方网站称,其“以审计要情上报,温家宝总理等中央领导作出批示,中纪委立案查处”。

在2008年上半年,有报道称王益一年前批示为郑州提供25亿元贷款用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但其中约20亿元去向不明,王益弟弟王磊从中收受“6400万元高额财务顾问费用”。当年6月25日,开行以文件的形式,向河南省分行下发了《请协调郑州市政府有关澄清“25亿元贷款”谣言的通知》。

依此次庭审的信息来看,上述“谣言”并非空穴来风,只是两个王磊的身份存在差异。王益受贿的金额之一,是帮助掮客王磊(此人非王益弟弟)为其他企业办理贷款,此王磊得了300万元的好处费,王益分得其中30万元。

掮客王磊为金融圈人士,系河南一家机构的办公室主任。王磊与王益认识多年,其通过王益帮助的贷款企业为河南正和实业有限公司。

河南正和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为18850万元,法定代表人即为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延明。该开发区成立于1993年,2000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下设创业中心、建投公司和正和公司等。

一张开行在郑州地区的信贷材料显示,开行对于郑州地区的贷款主要有三个借款人,分别是郑州市建设投资总公司、郑州高新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河南正和实业有限公司。

时届2007年,从一家具有政府财政功能延伸的政策性银行变身为完全的商业银行,市场普遍关注其如何建立完善的公司治理、科学的投资决策机制,如何化解不确定的宏观经济形势可能造成的不良贷款压力,以及在中央政府及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等。王益案发,对于这些命题更是一个考验。

在这次审计中,开行共处理有关责任人22名,其中免职2人,停职2人,通报批评18人,共涉及厅局级干部10人。彼时的开行人心惶惶。

名嘴证词

在王益被查的传闻甚嚣尘上之际,2008年4月29日下午,事业如日中天的魏东当着父母、妻子的面在北京家中跳楼而亡,终结其41岁的生命。

商人魏东在他的时代,曾以穿梭于高收益、高风险的政商之间而声名远扬。他的遗书及亲友声明,一度将其锁定于心理疾病。但有关方面告诉《财经》记者,魏东自杀之时,有关专案组正在赶往其家。彼时魏东接听了两个重要的电话,其中一个即是老友王益。

始料不及的专案组成员,通知北京市警方对死者进行司法鉴定。最终的鉴定是:魏东死前意识清醒,跳楼坠地导致严重颅脑损伤是致命原因,排除他杀。

而彼时在案件的另一头,王益的行贿人王磊、李涛均被专案组控制,由于他们供述的行贿细节无第三方证实,亦无法通过银行账号等证据佐证,故王益迟迟未被立案审查。

在魏东辞世后不久,网上一篇题为《魏东自杀与央视主持刘芳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的帖子被疯转。该帖爆料称,魏东自杀和开行某行长的贪腐案有关,而这位被查的行长是央视另一位女主持的前男友,且俩人也是通过魏东结识的。

实际上,王益的私生活问题,已并行于经济问题同在调查之列。

王益的前妻王昭明系其在北大历史系的本科和研究生同学,比王益大两岁,北京人。王昭明曾任新侨饭店团委书记,后考入北大与王益同窗,毕业后仍从事酒店工作。

1993年前后,王昭明获得伯利兹国籍,时任国务院证券委办公室副主任的王益,因无实权,曾以公职之身与妻子创办了北京百峰新技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海南海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赶上海南房地产末班车,加之股市低迷,生意凋零,夫妻感情恶化。1996年两人离婚,王益退身商海,此后与多名女子保持亲密关系。

魏东之死导致王益案裹足不前,陷入僵局。不久,与其有染的两名央视女主持人均被纳入专案组调查的视线,并一度接受面谈。

2008年5月,刘芳菲针对网上传闻,在央视国际网站“主持人博客”发表《清者自清,谣言止于智者》的博文,该文同时出现于博客。

刘芳菲生于1977年,毕业于吉林大学,历任央视文艺中心国际部节目主持人、央视社教中心文化专题部节目主持人。刘在博客中声明,“迄今为止,我工作生活如常,这些传闻全部不是事实。我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委托律师全权处理相关法律事宜。”

但实际上,此时的刘芳菲已接受专案组谈话,并旁证了王益接受李涛贿赂的事实——刘芳菲在北京买了一套房,月供上万元,王益让李涛给刘200万元房贷资金。这成为专案组对王益采取行动的重要基础。在王益案一审法庭上,李涛通过录像作证,刘芳菲则出具了一份书面证言。

据《财经》记者了解,刘芳菲月供上万的房子位于北京东直门的万国城小区,目前每平方米均价已近4万元。庭审显示,王益事发前曾交代刘芳菲把200万元还给李涛,并让刘给了李涛4万元利息。此举引起刘不满。

刘芳菲在证言中称,自己与王益曾是男女朋友,两人一度谈婚论嫁,但由于王益家人反对未能完婚。一个细节是,2008年3月,王益案发前三个月,王益携刘芳菲前往家乡云南剑川石窟。剑川是王益的祖籍,这次出游被云南旅游网报道。而有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刘芳菲与王益的决裂,发生在向李涛退款之时。

获得刘芳菲证言的专案组,开始了下一步行动。2008年6月8日,王益在由宁波返京的飞机上,在头等舱被专案组成员控制。飞机着陆后,王益即被专案组成员带至其位于阜成门外大街的开行办公室,而后正式隔离审查。

李涛家族

为刘芳菲支付房贷的李涛自称香港商人,据旁听者介绍,李涛涉嫌多次向王益行贿538万元。

李涛1963年10月生,随母姓,其母李春阳曾在部队当护士,在军方拥有非凡资源,后任上海鹏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并由此发家。其舅李映元,则比李春阳、李涛名声更大。

李氏家庭企业,多以“利联”为名,其主要投资平台为香港利联企业有限公司,由李映元、李春阳持股。该公司1993年独家发起的利联实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为港资独资经营,注册资本港币2亿元,法定代表人先为李涛,1995年后变更为李映元。至今,李涛任该公司董事总经理,其舅李映元为董事长。

李家在深圳家世颇丰,与许多资本大佬交往密切,也是政界高官的座上宾。李映元名声在外,其一度卷入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案,许亦为湖南人。

利联公司在深圳龙岗有近30万平方米的地产开发项目,旗下有四个全资子公司:分别是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太阳物业管理公司、龙城房地产开发公司和安邵高速公路公司。上述公司在湖南、山西等地拥有高速公路、水库等项目。

据《财经》记者获知,李涛所涉的王益案行贿要件,其一是通过王益承揽“二广高速”安邵高速项目,其中贿款约100万元。

二广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的第6纵,北起内蒙古的二连浩特,南至广东的广州,其中李涛公司承建的安邵高速(湖南安化至邵阳)全长129.8公里,2005年上马,项目投资80.168亿元,投资方湖南利联安邵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由利联实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和深圳钰湖电力有限公司共同组建。李映元任该公司董事长,李涛系总经理。

据《财经》记者获知,李映元、李涛祖籍湖南祁阳,其2006年在湖南签署上述公路项目时,获得时任湖南省长周伯华、副省长徐宪平、省政协副主席阳宝华等官员会见。而王益早年帮助魏东的“涌金系”入主九芝堂(000989)(000989.SZ)时,即在湖南拥有深厚的人脉资源。魏东在京的追悼会上,亦有大量湖南政要及资本大佬到场。

有关材料显示,王益接受李涛的另一请托,是其名下的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获得参与太平洋证券增发机会。

截至2007年3月31日,也就是太平洋证券筹划上市前后,该公司进行了两轮增资扩股,股本扩大了一倍,股东数量也增加到16家,不乏鲜有耳闻、来历难辨的“神秘股东”。其中在当年4月的增发中,李涛任法定代表人的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即是增资入股的四家小股东之一。

太平洋证券上市当天的最高价上摸49元,其后虽经大跌,提前进入者仍有十倍以上的利润。当年入股1000万元的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持股市值已破亿元。

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的主要资产是深圳利联太阳广场,于1999年投资建成,李涛曾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09年2月10日该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刘太俊,但李涛仍持股90%。

庭审显示,李涛向王益行贿的方式颇多。除给刘芳菲的购房款,李涛还在王益带儿子到美国拉斯维加斯过年时,提供1万美元压岁钱。王益与前妻离婚后,一直与儿子王帆居住于北京市崇文区东花市北里西区,这是一片政府官员的居住区。王帆1985年生,2001年被送至美国读书。

另一些利益输送的方式,并未作为贿赂计入指控中。如李涛出巨资赞助王益作品交响音乐会《神州颂》的全国巡演,并担任总策划,同时音乐会的大部分门票也由李涛消化。在庭审中,王益称:“他(李涛)当初与我交往,我并不清楚是为了什么,现在我明白,他图的是我的职位。”

李涛目前去向不明,一说他被逮捕,一说已取保候审。《财经》记者查证,2009年6月24日,李涛曾以湖南利联安邵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之名,前往湖南考察其投资的高速项目。

谁是周宏

王益案中的最大行贿者,是其老乡周宏。检方指控,1999年11月至2008年2月,王益利用其职务便利接受云南昆钢朝阳钢渣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朝阳钢渣)董事长周宏请托,为其在企业经营、融资等事项上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并分12次通过王磊(王益胞弟)或自己直接收受周宏贿赂630万元左右。

“之前的报道有误,周宏的行贿并不涉及他企业的贷款问题。”有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朝阳钢渣注册资本200万元,其中昆钢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98万元,周宏本人出资102万元。昆钢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8月,注册资本为4100万元,系昆钢集团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朝阳钢渣的营业范围主要是冶金钢渣、水渣综合利用、金属材料等,其作为昆钢的关联公司,承揽了集团多个工程项目。公司设址于昆明市圆通北路86号4-1幢202号,这里是云南冶金研究院的家属区,但小区居民表示并无4-1幢住宅楼,对该公司与周宏亦未有耳闻。

王益案一审开庭的第二天,2010年3月31日,昆钢集团发表声明称:“我公司从未涉及该案(王益案)。”

据《财经》记者了解,周宏与王益认识已数十年,并与王家兄妹关系甚密,生意往来频繁。

王益1956年4月生于滇西龙陵的一个普通白族家庭,排行老大,有一弟一妹。其父王寿南曾是云南省德宏州州委办干部,母亲杨美翠系汉族,现居于昆明水晶宫大梅园巷,隶属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居委会。王益15岁起即被招工到云南昆明钢铁公司,周宏即是其早年工友。不过,王因得父亲扶持取得长期病假,一面拿着工资,一面在芒市建设兵团师部医院休假、学习。22岁那年,王益考上北大历史系,在此完成其本科与硕士的学业。

王益的弟弟王磊1958年12月生,离婚,曾在宏源证券任职;妹妹王薇1963年11月生,担任风驰广告公司主管。两人的户籍仍在云南,住所则与其父亲相同。

据2009年2月王益被“双开”的通报,“经查,王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钱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此处亲属经营活动一事,即是将王磊、王薇开设公司介入太平洋证券上市一事。而周宏则是利益输送的特定关系人。

2007年12月28日,太平洋证券(601099.SH)通过与云大科技(600181.SH)股东换股而上市。这一路径既非新股发行也非借壳,而是由证监会办公厅向上交所发文挂牌。

随后《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在太平洋证券上市前后的两轮增资扩股中,王磊和王薇所在的公司便是太平洋证券的“神秘股东”之一。

这家公司名为天津市顺盈科技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顺盈),出资1503万元,持太平洋证券1%的原始股,上市后的市值高达近3亿元。

成立之初,天津顺盈注册资本为500万元,股东为王磊、丁华忠、何英、杨立安和王薇,出资额度分别为225万元、150万元、50万元、50万元和25万元,持股比例分别为45%、30%、10%、10%和5%。其中,杨立安为法定代表人。

从一份离职证明看,这5个股东曾为同事,都曾服务于天津市明扬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01年1月集体离职,四个月后联手创办天津顺盈。

2006年10月20日,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磊,丁华忠、杨立安的股份转让给王磊,王磊占85%,王薇占5%,何英占10%。

2006年12月23日,天津顺盈增资到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孙宇。王磊把(共85%,出资425万元)61%的股权给王薇,24%的股权给周宏。变更后王薇出资675万元占67.5%,周宏出资200万占20%,孙宇出资75万元占7.5%,何英仍出资50元万占5%。

之后,王薇、周宏等股东全部退出,该公司股权又经多轮变更,2008年4月25日变更为宗建文50%,甘佳庚50%。此股权结构至今未变。

据知情者介绍,周宏与王氏兄妹的合作较多,12次行贿即是维系其与王益兄妹关系的纽带,其最早一笔贿赂可追溯至1999年——当年王益由证监会副主席调任开行副行长。

秘书联盟

王益身后,牵连者众。而最具标本意义的是以王益为首的秘书联盟,他们作为公共权力的执行阶层,不仅是上级个人权利的延伸,也为资本接近核心权利的通道。往往在重大的集团腐败案件中,都会有一秘书联盟。从1996年的“陈希同案”到2000年的“慕马案”“丛福奎案”,高官垮台的同时,秘书无一不深陷其中。

王益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在学校短暂担任助教后进了中央顾问委员会办公厅,在那里工作长达7年。因得国家领导人的秘书身份,王益的不少人脉由此开始积累,“省级以上的干部包括秘书,王益很多都很熟悉,可以直接打交道”。

王益之前没有海外留学经历,他的证券知识和对资本运作的理解来自1993年那次失败而短暂的下海经历。加之英语不强,明显有别于活跃于国际资本市场的一批中国金融家。事实上,即使获得西南师大经济学博士,王益的经济学功底仍被金融圈视为“水货”。

不懂经济的王益,在2002年与一群资本玩家去西藏旅游(600749)时,哼的曲调被同行者称之为最上口的美妙歌曲。他从此添加了一项爱好,用电脑作曲,兼举办音乐会。

一个缺乏专业背景的领导秘书,日后得以从事专业的证监业务,可见其在权力结构中的运作脉络,因而秘书群体也是腐败案的最佳突破口,如王益开行前秘书孟涛,孟东窗事发于开行河南审计,审计人员利用孟涛利益输送的路径顺藤摸瓜,查到了王益的违规案件。

如果不是2007年开行的这次审计,这类隐蔽在权力内部的寻租行为并不易觉察。深谙政治游戏规则的王益,深知规避其腐败行为的风险,需有与其保持一致的秘书。王益证监会的前秘书雷波仅比其小两岁,在王益出任证监会副主席,分管股票发行、基金等重要部门,位高权重之时,雷波在证监会并无任何行政职务。

机缘源于1997年,王益生病住院,雷波前后奔忙悉心照料,王益出院之后,便调雷波担任他的秘书。秘书多由领导个人喜好选择,政治秘书群体私人化使官员腐败更具隐蔽性。两年后,王益从证监会调任开行工作,无任何专业背景的雷波被任命为上市公司部副处长。

此后,雷波离开证监会,投奔与王益交往密切的原涌金集团董事长魏东,担任涌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后成为涌金旗下国金证券的董事长直至被查。雷波与王益的裙带关系,在魏东自杀后一度被聚焦,雷波曾出面解释,担任王益的秘书是组织上的安排,且这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证券和银行分属两个不同行业,自己和王益仅仅保持的是昔日老下属和老上级的私人情感联系。

2009年5月13日晚,雷波成为王益案的延续,接受有关方面调查。这也意味着以王益为首的秘书联盟崩塌。

“判例”效应

“针对王益的量刑,可能存在较大的自由裁定空间。”有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王益案或将在一审20多天后宣判,可能判处无期以上的徒刑。

王益被控受贿1190余万元,金额较大。但其认罪态度良好,法院量刑时或有考虑。

在王益之前,一些省部级官员的判例或可参考。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的原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因受贿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受贿390余万元、贪污308万元,两罪并罚终审判处无期徒刑;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受贿近696万余元,终审判处死缓。略为不同的是,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原书记陈良宇,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两罪并罚,亦只获有期徒刑18年。

而王益高达上千万元的受贿金额,近年来并不多见。2005年的原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亦可参照,其受贿1004万元、致使国有资产300万元被私分,因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死缓,单受贿一项罪名的量刑就是死缓。

不过,王益案更大的“判例”效应,还在于其过滤掉的敏感信息,尤其是涉及部分上市公司,均获得特殊的处理。

与王益命运休戚与共的证券上市公司,即包括太平洋证券、国金证券等。2007年12月28日,太平洋证券在上交所挂牌,令市场颇为震惊。资料显示,太平洋证券2004年、2005年分别亏损1623万元和2亿元,2006年才盈利。市场对于太平洋证券的蹊跷上市,表达出集体不满。

对于公众的质疑,证监会并未予以表态,涉及到如此重大事项的太平洋证券也未停牌做出说明。有关人士向《财经》记者解释,此次上市属于“股改特例”,对外的统一口径是“集体决策”。

倘若司法程序否定其上市路径的合法性,必将引起投资者的集体诉讼,这对证监会而言无疑面临巨大的压力。“几个部门商讨,决定执行折中方案,既要平衡投资者的集体利益,又要对违规者进行处罚,并且防止集体诉讼的局面产生。”上述人员说。

接近专案组的人士称,王益的弟妹王磊、王薇以及香港商人李涛虽然成了太平洋证券的直接或间接股东,但若不在司法上承认后者上市属于非法,亦很难追究王氏兄妹及李涛的刑责。对他们的指控,也只能停留在普通的现金贿赂上。

王益被秘密调查的2008年4月,证监会颁布券商“一参一控”规定——即一家机构或者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多家机构参股证券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两家,其中控股证券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一家。曾实际控制太平洋证券的“明天系”,现已宣布退出太平洋证券。而自2009年4月21日起,中组部、中央纪委联合派出的中央巡视组,开始在证监会进行长达四个月的巡视。

此后,一系列券商当家人落马,如2009年5月13日,国金证券前董事长雷波被调查、银河证券原总裁肖时庆被逮捕。

湖南人肖时庆32岁进入证监会,先后在上市公司部、发行部、会计部工作,历任处长、副主任,系王益的“铁杆部下”。此后担任东方证券、银河证券高管。其案发时拟重返证监会任职。

同月,宏源证券前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李克军接受组织审查。47岁的李克军曾长期任职于建设银行(601939),2007年3月至10月担任宏源证券总经理一职。

雷波、肖时庆及李克军所涉罪名呈现法庭之时,或可展现早年运作的灰色手笔。

(本文来源:中国证券报作者:陈晓舒 饶智)

洛阳53度茅台酒回收早报

新余发电机出租

空气治理

高雄市呆滞电子料

自流平环氧地坪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