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死亡之旅一个乡村的致富路

发布时间:2021-10-20 12:50:18 阅读: 来源:防爆泵厂家

死亡之旅:一个乡村的致富路

死亡之旅:一个乡村的致富路 MBAChina   徐术忠死了。

这是近几年来,这个小小的村子里英年早逝的第11个男人。

9月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赴湖南耒阳导子乡双喜村11组采访,从乡亲们口里听到了徐术忠的噩耗。“他死了,今天上午下葬的。”尽管20天前,记者在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见到徐时,他已骨瘦如柴,但一切还是令人十分惊愕。

深圳——导子乡,人间——天国,时空变幻,世事无常。

世间已无徐术忠

徐术忠化作一捧黄土,永远住在了家乡的一处山坡上,再也不必经受气喘胸痛的折磨,撇下他年迈的母亲、年轻的妻子和幼小的儿女。

8月20日,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某病房13号病床。35岁的徐术忠,乍看上去有点老态龙钟。但细察之下,却发现时光并没有在他干瘦的脸上刻下太多岁月的印记,病弱之身,反而流露出几分稚气,不免让人心生恻隐。

这与记者进病房之前,病友所描述的“形同骷髅”、“令人发怵”,似乎略有出入。

他弯腿坐在床上,鼻子里插着青绿色的氧气管,下颌低垂,一脸的平静中,透露出一丝凄然。十多分钟前,护士刚刚给他的右手做过动脉注射,他就这样一直用左手压着棉签,举止迟滞,神情木然,眼神定格在空中某个虚无的地方。

午餐时间到了,桌上的水果和汤饭静静地放着。“前两天还可以吃一点点,现在一点东西都不想吃,有一种厌食的感觉。”偏偏又患上了感冒的徐术忠,喉咙发出微弱声音,像从某个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与他同房的病友老乡也毫无胃口。来深圳这些日子,他们的身体一天天加速消瘦下去。

就在前一天晚上9点05分,同村的徐泽志在深圳第二人民医院ICU病房,倒在了向这个世界追讨生命补偿的路上。

医院外面,还有一些同乡奔波在旅馆、劳动局、市政府之间的路途上,为挽回与补偿150多名乡亲血泪和生命的付出,做最后的努力。3个多月来,他们在这座曾经拼搏过的城市里,经历了奔走请愿、雨中静坐,以及同乡生命突然流逝的种种无助与哀痛。

湖南耒阳尘肺病农民工深圳维权之路,走到了最艰难时刻。大多数感到绝望的同乡们,已陆续返回老家,留下来的二三十人在深圳坂田镇一个叫扬名酒店的小旅馆里,等待越来越渺茫的转机。

记者探访徐术忠的几天后,最后一批耒阳尘肺病工友纷纷撤走,10多名住在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的重症患者也办理了出院手续,徐术忠即是其中之一。

拔掉氧气管,呼吸到家乡的清新空气,徐术忠的病情并没有好转。经历深圳3个多月的折腾劳碌,他的生命像抓不住的自由落体一样迅速滑落。回家后第十日,他不堪负累的肺里,呼出了最后一口气,得到了永远的解脱。#p#分页标题#e#

致富路与“尘肺病”

即使后来陆续发病,不少工友提到深圳的大楼,仍流露出一份自豪,因为“地王大厦、赛格广场、深圳的电视报纸办公楼,几乎都是我们干出来的。”

1989年到1990年之间,耒阳导子乡的徐瑞乃、徐瑞宝兄弟等人,相继风尘仆仆地来到中国最南方的开放城市深圳谋生。很快,他们就找到了一份赚钱的活——给建筑工地的爆破工程打风钻。

几乎同时到深圳的村民贺七国还清楚记得,当时还不满20岁的他得到这份“好工作”的经过。

“最早我是在深圳关外做护路工,一天大约能挣10多块钱,后来给筑路工地搞爆破,一天大约能挣20~30元钱,”贺七国说,“直到有一天,一个四川的打工者跟我说,介绍一份好工作给我,一天能挣80来块钱。”这就是后来让导子乡的男人们趋之若鹜的“风钻工”。他们干的活儿,就是在深达几十米的花岗岩地层下,用钻炮眼的方式爆破形成巨大的桩孔,用来灌注水泥打地基。

1991年5月,31岁的徐志辉卖掉家里的一头猪,换回140元钱。他给家里留了40元,让妻子去买猪崽,剩下的100元钱,他分成2份,借给邻居徐龙古50元,自己揣50元,两人一起踏上前往深圳的旅程。

口腔医学春季高考报名

土壤风险评估报告

武汉碳纤维加固

玻璃钢工艺管道